-太极闲谈13浮游之象

太极闲谈13浮游之象

继续摘录臆解《汪永泉授杨式太极语录及拳照》预备式所记述内容:

“要面带笑容,有轻松愉悦的心情,不要有苦练追功夫的想法。”

汪永泉大师拳照

“要面带笑容,有轻松愉悦的心情”。这个提法,比较少见,但非常珍贵。抖音等网络平台流行,有一个好处,可以不受时空所限,感受到更多太极的魅力,但是其中做到面带笑容的可谓凤毛麟角。面带笑容,带是自然而然、微微而露的意思,有笑意,有笑容,神经就会放松下来,进而影响到细胞都变得不紧张了,心自然安定、恬静。准备练习太极,感觉就好像一位知心老友又要见面了,心情愉悦,比较轻松,自然妄念不生或少生。

“不要有苦练追功夫的想法”。看看《太极拳论》,多美呀,多自然呀。练拳时想着出功夫,想着松松松,就会欲速则不达,咬牙切齿、眉头紧绉、面露苦相,相由心生,就可能未得太极之妙。记得一位师傅说过,练太极就像下地干活,锄地浇水而已,满心欢喜,不问收成。这样,长久以往,自然每天都会有进步。这也是“不用心力道自成”的道理。

所幸,我练的武当赵堡心意开合太极拳、杨式老六路太极拳都不要求苦练,只要求练对。回过头来讲,练的苦就有可能是方法、路径不对头,也可能会出功夫,但似乎离太极之道远矣。

张至顺道长也讲,修道没有那么复杂。修道心里不要有压力,精神上也不要有负担,应该是很开心,很舒服的事情。

南怀瑾大师《我说参同契》中讲,修道妙诀全在“不勤不怠,勿助勿忘,有浮游之象”。就是说不要偷懒也不要过分勤快,不要帮助也不要丢掉,逍遥自在的样子,即所谓“神仙无别法,只生欢喜不生愁”。

切记!切记!切记!

(未完待续)

喜欢武术或太极的朋友,别忘记帮忙点个赞!

杨氏太极拳(老六路)拳架修炼要注意的几点

杨式太极拳老六路,晚清时代只在杨氏嫡系和王府中传授,所以又称「府内派」杨式太极拳;它以修习神、意、气入手,将内功修练与技击手法巧妙结合,所以又称内功太极拳,是一门兼具养生、技击功效的上层功夫。老六路原是杨式太极的不传之秘,其后在国务院社会科学院齐一、王平凡等一批老干的努力下,经多年游说当时唯一存世传人汪永泉,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才将之发掘出来。老六路揭示的拳理十分丰富、完整而且精湛、细腻,有许多提法和功效和上百年来武侠小说所述相同或相近,因此当年传出时,曾引起武坛人士的关注和震撼,曾被誉为「国宝级」的太极拳。
目前老六路在国内外的传播仍十分有限,因为许多直接跟汪永泉学过拳的,大多数都闭门研修,不肯收徒教拳;个别肯教的,则以老六路为摇钱树,滥收门生、一再出书,大刮其财,既阻碍老六路的传承,亦令师门蒙羞。
除北京朱春煊、李玉玺、李和声等人之外,长沙刘应文亦长期开班传授老六路,刘还不时到其他省市交流推广。朱春煊、李和声师承朱怀远,刘应文则师承魏树人。朱怀远、魏树人先后跟汪永泉学过拳,朱老不仅是汪氏的入室弟子,而且还是大弟子,但朱、汪二老后来交恶,据闻临终前数年已鲜有往来。至於魏树人,虽然有幸被齐一推廌,参与了汪氏唯一遗著的编写工作,而且还拍了整套拳照插入该书,但并非汪的入室弟子。实际上,魏氏的许多言行,年前频遭其他同门非议或指责,形象欠佳。这当中除了牵涉到嫡系正宗的地位,更关系到背后的庞大经济利益考量,以致影响了老六路的传承发展,令圈内外人士闻之扼腕。近年在有关人士的斡旋之下,有关噪音减少了一些,但老六路的形象早已受损,传承之路倍加困难。

鞍山杨氏太极老六路传人

杨式太极拳老六路,晚清时代只在杨氏嫡系和王府中传授,所以又称「府内派」杨式太极拳;它以修习神、意、气入手,将内功修练与技击手法巧妙结合,所以又称内功太极拳,是一门兼具养生、技击功效的上层功夫。老六路原是杨式太极的不传之秘,其后在国务院社会科学院齐一、王平凡等一批老干的努力下,经多年游说当时唯一存世传人汪永泉,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才将之发掘出来。老六路揭示的拳理十分丰富、完整而且精湛、细腻,有许多提法和功效和上百年来武侠小说所述相同或相近,因此当年传出时,曾引起武坛人士的关注和震撼,曾被誉为「国宝级」的太极拳。
目前老六路在国内外的传播仍十分有限,因为许多直接跟汪永泉学过拳的,大多数都闭门研修,不肯收徒教拳;个别肯教的,则以老六路为摇钱树,滥收门生、一再出书,大刮其财,既阻碍老六路的传承,亦令师门蒙羞。
除北京朱春煊、李玉玺、李和声等人之外,长沙刘应文亦长期开班传授老六路,刘还不时到其他省市交流推广。朱春煊、李和声师承朱怀远,刘应文则师承魏树人。朱怀远、魏树人先后跟汪永泉学过拳,朱老不仅是汪氏的入室弟子,而且还是大弟子,但朱、汪二老后来交恶,据闻临终前数年已鲜有往来。至于魏树人,虽然有幸被齐一推廌,参与了汪氏唯一遗著的编写工作,而且还拍了整套拳照插入该书,但并非汪的入室弟子。实际上,魏氏的许多言行,年前频遭其他同门非议或指责,形象欠佳。这当中除了牵涉到嫡系正宗的地位,更关系到背后的庞大经济利益考量,以致影响了老六路的传承发展,令圈内外人士闻之扼腕。近年在有关人士的斡旋之下,有关噪音减少了一些,但老六路的形象早已受损,传承之路倍加困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