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小子爆红28年后两位童星两种命运最可惜的是男女主角

笑林小子爆红28年后两位童星两种命运最可惜的是男女主角

1994年,一部叫《笑林小子》的喜剧电影横空出世。

在如日中天的香港影坛,掀起巨大的水花,成为香港喜剧时代无法复刻的经典。

6岁的释小龙,4岁的郝邵文,一武一文,一动一静,承包了整部电影最大的亮点。

这部戏过后,这两人成为黄金搭档,导演朱延平利用这个童星IP创作了十来部喜剧电影。

而20岁的林志颖,和19岁的徐若瑄,作为男女主角,上演了一场高中生的纯美之爱。

《笑林小子》的故事,在现在看来无非是一个爱与正义的俗套故事。

但是在那个时代,却成了无数70后和80后的童年记忆。

如今,距离这部电影爆红已经过了28年,当年戏中最重要的四个角色都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释小龙如何从知名童星走到销声匿迹?

郝邵文如何从泯然众人走到直播大咖?

林志颖如何从亚洲小旋风走到穷途末路?

徐若瑄如何从清纯女神走到口碑暴跌?

以下,为你们一一揭晓答案。

01释小龙

1992年,四岁的释小龙随嵩山少林寺的团队到台湾交流演出。

释小龙在台上拳打脚踢时,导演朱延平正坐在台下。

看着这个几分可爱几分刚毅的小孩,这个大导演动了心。

因此,释小龙是《笑林小子》朱延平最早定下来的演员。

在拍摄的过程中,释小龙是所有演员中最辛苦的,因为他表演功夫就要吊威亚。

那个年代,吊威亚还没有专业的保护衣,只能在身上缠着厚厚的黑胶带防护。

在空中“飞完”后,还要撕下层层的黑胶带。

一遍遍贴,一遍遍撕,释小龙娇嫩的皮肤早已血迹斑斑。

到后面,释小龙一边在空中表演武术,一边流眼泪,这些泪珠子迎着风都飘到了朱延平脸上,以至于朱延平都不忍心抬头看释小龙。

而释小龙的父亲陈同山站在一边,没有丝毫心疼,只是在释小龙想要退缩时喊一句:“做个男子汉。”

这部戏拍得如此苦,但释小龙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对这个五六岁的小孩来说,泪水和汗水早已成了习惯。

要知道,释小龙出生在武术世家,陈同山精通少林寺拳法和二十多种器械。

释小龙原名叫陈小龙,两岁时拜少林寺第30代接法传人释永信为师。

在这之外,陈同山对释小龙进行严苛的训练。

每天五点起床练功,扎马步,下腰,踢腿,练到天黑为止。

正是有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才让释小龙在电影里表演动作时游刃有余。

《笑林小子》爆红过后,释小龙成了“功夫小子”代言人。

在导演朱延平的力推下,释小龙频频在喜剧动作片中露脸。

那几年,释小龙被认为是成龙的接班人。

2000年,一部《少年包青天》让12岁的释小龙再度出圈。

武功高强又侠肝义胆的展昭,成了无数少年的楷模。

那时候的释小龙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自己最后一个高光时刻。

2003年,释小龙突然消失在娱乐圈,前往美国读书深造。

3年后,等他回到国内,想要再续传奇时,等待他的却是讥讽和嘲笑。

原来,曾经可爱的少林小子,居然长成了一个土肥圆。

在那个崇拜颜值的年代,释小龙轻而易举就被拍死在沙滩上。

当然,为了复出,释小龙也是十分拼命。

一边拼命减肥,一边又跟着甄子丹演了《叶问》。

只可惜,在风云骤变的娱乐圈,无论释小龙如何拼命,大众的记忆都还停留在他小时候。

过往的荣光,在未来的日子,就像打脸的巴掌,让释小龙一次次感到尴尬。

2011年,他和何洁的恋情曝光,几个月后又传出分手。

因为何洁一句话,释小龙成了不负责任的渣男。

2013年,借着综艺快车,释小龙参加了综艺《中国星跳跃》。

结果,非但没翻红,随行的助理溺亡,让他的口碑再次暴跌。

这几年,释小龙依然在娱乐圈沉浮,但始终没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

2020年,他主演的电影《燕赤霞猎妖传》上映一天就以1.7万的票房惨淡下架。

如今,释小龙年过30,纵有一身功夫,也无处施展。

有人说,如果当年释小龙没有去读书,或许境况不同。

其实,释小龙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

他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于时代的机遇,在风口上,为了迅速变现,公司让他演了不少烂片。

最终,钱是赚了,释小龙也被榨干了。

没能完成转型,也没能适应潮水的方向,最终没落是事物发展的规律。

02郝邵文

比起释小龙,郝邵文的经历更加坎坷。

1993年,3岁的郝邵文拍了一个果汁广告,被朱延平看到,从而收入麾下。

第二年,《笑林小子》大火之后,他和释小龙就被推到了台前。

郝邵文没什么功夫,有的只是那张呆萌的脸,和“贱兮兮”的笑容,但观众却十分偏爱他。

只要郝邵文出现在荧屏上,总能换来阵阵欢笑。

可以说,在那个喜剧片风靡的年代,郝邵文比任何一个演员都更具喜剧效果。

就这样,一部电影接着一部电影的演,郝邵文的片酬也水涨船高。

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就为父母积累了千万身家。

2003年,出道的第十年,郝邵文不再剃光头,他推掉所有片约,一心投入到学习中。

那时的郝邵文,成绩优异,衣食无忧,日子过得好不畅快。

可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家里的经济危机就爆发了。

父母投资失败,一夜之间赔光所有身家。

最窘迫的时候,郝邵文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没有来源。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郝邵文只能半工半读。

那几年,在餐厅、水果摊、刨冰店,都有人看到过郝邵文的身影。

从天堂掉入地狱的生活,让郝邵文不敢再做演员梦。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淡江大学,选择了管理系。

郝邵文以为,读完大学,就可以出人头地了。

没想到,大二那年,父亲车祸受伤,郝邵文承担起了家庭的重任。

因为经常跑出去打工,耽误了学业,连毕业证都没拿到。

2009年,在导演周晓鹏的力邀下,郝邵文凭借《闪亮的日子》正式复出。

可这时候的郝邵文,早已没了当年的机灵劲,连帅气都沾不上边,更别提有好作品了。

释小龙至少还能偶尔演个男一号,但郝邵文常常只有几秒的镜头。

演员这条路,郝邵文是走不通了。

不过,多年的浮浮沉沉,郝邵文早已学会放下童年光环,踏踏实实地做个普通人。

前段时间,他开了个小卖部,在网上直播带货。

在无数艺人直播翻车时,郝邵文却走出了一条别样的路。

他的直播间不会催促粉丝下单,也没有引导购买的套路,只有像朋友一样的聊天,还有无数的温暖瞬间。

1月7日,郝邵文带货198元的车厘子,有网友表示太贵了。

他倒是笑眯眯地回答:“的确有点贵,这个产品我可以不带了。”

话音刚落,车厘子就被拿走了。

这个小小的细节,瞬间让人路转粉。

不少人会说,郝邵文是个落魄童星,是伤仲永。

我倒不这样认为,没有人能一直吃着上天赏赐的饭碗,当机遇过去,认清自己,脚踏实地,比什么都重要。

郝邵文再也无法回到1994年的高光时刻,可是他才三十来岁,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人生。

03林志颖

1994年,林志颖在出演《笑林小子》前,已经是娱乐圈的奇迹。

早在两年前,林志颖就凭借《十七岁的雨季》火遍台湾。

在飞碟唱片的助推下,1993年,林志颖将目光放到了台湾。

那一年,在香港红磡体育馆连开四场演唱会,成为红磡最年轻的演唱会举办者。

就这样,红极一时的林志颖入了朱延平的眼。

在《笑林小子》里面,林志颖饰演一个为爱奋发图强的翩翩少年。

那俊朗的外表,和讨喜的人设,让林志颖成为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看着林志颖如此受欢迎,朱延平又要请他拍了一部《校园敢死队》。

就是在这部电影里,林志颖和林心如天雷勾动地火,谈起了恋爱。

情到浓时,林志颖却被通知要去服兵役。

这一去,竟然会让林志颖的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年后,林志颖回到娱乐圈,飞碟唱片没落,台湾乐坛进入大换血时期。

没能完成转型的林志颖,自然被拍死在沙滩上。

无奈之下,林志颖只能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可是没有专业的团队,专辑也卖不出去。

心灰意冷的林志颖,又捡回自己的赛车梦。

结果,急功近利,让他在赛场上差点丢了命。

另一边的林心如却迎来事业的高光时刻,一部《还珠格格》让她火遍大江南北。

事业的差距,加上分隔两地,最终让这对神仙眷侣渐行渐远。

1999年,不甘落后的林志颖,开始沉浮于武侠剧中。

从《绝代双骄》到《天龙八部》,林志颖倒是分了一杯羹。

不过,演技平平,争议不断,林志颖也只能刷脸。

2007年,林志颖赶上了偶像剧的末班车,用《放养的星星》重回事业巅峰。

可是,这个巅峰过后,林志颖却一点点走向“撒谎精”的不归路。

2008年,林志颖和陈若仪传出婚讯,但林志颖极力否认。

结果,在林志颖35岁的生日会上,他又公开了和陈若仪的关系,一同曝光的还有他的儿子。

这个魔幻操作,已经不少粉丝摸不着头脑。

很快,网上又流传出“林志颖差点成为泰国赘婿”的新闻,同时,还有一则“林志颖简历震惊了奥巴马”的帖子在贴吧疯传。

这一切都在把林志颖往“完美男人”的神坛上推,可是越完美的东西越经不住时间考验。

2013年,《爸爸去哪儿》又让林志颖火了一把。

别的爸爸忙着拍戏,他却开始研发逆生长的胶原蛋白饮品。

没过多久,这个骗局就被方舟子踢破。

此外,网友还发现为了装人设,林志颖还盗图盗文案。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魔幻事件,让林志颖用20年打造的完美人设碎得稀烂。

林志颖走到这一步,实在可惜。

回望他的星途,他足够幸运,每一次娱乐圈的风口,他都抓住了。

只是,一个人有了机遇,但是没有夯实能力,又没有敬畏心,终究是会被反噬的。

04徐若瑄

拍摄《笑林小子》时,徐若瑄才18岁,这是她拍摄的第一部电影。

在剧组和林志颖朝夕相处,她差点沦陷,以至于电影杀青过后,她还念念不忘。

不过,这部电影过后,徐若瑄却前往日本发展了。

做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

那时候,徐若瑄已经出道6年了。

因为清纯的外貌,一直靠拍“写真”和“天使”系列的电视剧立足于娱乐圈。

成为宅男女神的同时,她的名声也坏了。

当时的日本娱乐圈,机会众多,徐若瑄一头扎进去,不愁没机会。

果然,短短几年的时间,她就出专辑、上综艺、演电影,事业迎来质的飞跃。

忙碌之余,徐若瑄还和日本艺人手杉原悠谈了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

不过,这段恋情最终因第三者插足而分崩离析。

1998年,心灰意冷的徐若瑄,索性回到台湾发展。

阔别几年,荣归故里,徐若瑄迎来事业的井喷。

她合作的对象从蔡少芬、梁朝伟换到了吴奇隆。

专辑出多了,徐若瑄耳濡目染还开始写歌。

2000年,周杰伦的《可爱女人》《龙卷风》等歌曲,都是由徐若瑄填词的。

这一填词,还让她和周杰伦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

几首歌后,周杰伦一骑绝尘,飞往天王之路,无人能及。

看徐若瑄填词这么厉害,吴建豪、梁咏琪、罗志祥、王心凌等人纷纷邀请她。

就这样,徐若瑄成了圈内有名的才女,彻底洗清了不堪的过往。

在这期间,她的男友质量也越换越高。

从吴建豪、曹格再到冯德伦,每一场绯闻,都让她的流量更上一层楼。

在台湾风生水起之后,徐若瑄在大陆也颇受欢迎。

谁能想到,这个一线女星竟然会因为政治立场问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0年,在东京国际影展上,徐若瑄的一些言论在互联网上留下了痕迹。

当时,这件事并没有发酵,徐若瑄在大陆依然该做什么做什么。

在很长一段时间,她的逆龄颜值被火热追捧,分享保养秘籍,成了她事业的第二春。

2014年,徐若瑄翻山越岭,嫁给了富商李云峰,从此过上少奶奶的生活。

不过,为了保住地位,徐若瑄依然很拼命。

2015年,她用尽生命为李云峰生下一个儿子。

原以为一切都圆满了,结果,世事难料。

2016年,李云峰破产,徐若瑄复出。

在舆论纷纷中,徐若瑄6年前埋下的那颗雷彻底爆炸了。

所有的作品被下架,所有的代言被解约,徐若瑄在大陆再也赚不到一分钱。

这些年,徐若瑄几乎销声匿迹。

没想到,2021年,她却卷入了王力宏离婚风波中,人设再一次崩塌。

不得不说,徐若瑄是一手好牌打到稀巴烂。

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好不容易到达金字塔顶端,却因为自己的无知毁掉一切。

如果没有那件事,徐若瑄帮夫还债,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刘涛。

只是,德不配位的艺人,终究只会把路越走越窄。

如今的娱乐圈,早已不是野蛮生长的时代。

一个人艺人要有才华,更要有偶像应该具备的品质。

《笑林小子》播出的第28年,这四位主演的人生已经天差地别。

释小龙和郝邵文,红极一时的童星,终究泯然众人。

释小龙还在娱乐圈沉浮,郝邵文却开辟了新道路。

对于童星来说,很少人能红一辈子,承认自己平凡,找准自己的定位,也能安稳一生。

最可惜的还是林志颖和徐若瑄,这两个人可谓是无数90后的童年记忆。

可是,在岁月的长河中,一层层剥开他们的面具,竟然是劣迹斑斑。

回想起从前,也只剩下一声叹息。

方舟子和云南普洱之争有结果了吗?

这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只能说作为茶,普洱茶肯定能喝,可是作为发酵过程中因不可控因素而霉变的普洱茶,不能喝。

这和所有食物一样,并没有二致。不过要注意的是,坚果类食物、花生、茶等,生产或储存过程不当,容易霉变感染黄曲霉菌。

坏掉的东西还能吃吗?不能,普洱茶也是如此。

因此,如果我们认真阅读方舟子的这篇文章,其实其逻辑和思路是严谨的,说的没有漏洞。他的观点是普洱茶熟茶在渥堆发酵工艺过程中,如果管理不当,容易感染黄曲霉菌;即便是生茶,在个人储存自然发酵中,如果环境条件控制不好,也容易感染黄曲霉菌。注意,方舟子狡猾就狡猾在这里,人家用的是“容易”这类表达可能性意思的词语。那如果照此说法,他自己喝的绿茶,在生产到他嘴里这一过程中,也有感染黄曲霉菌的条件和可能,只是说绿茶感染的机会小于普洱茶。

所以,当时云南普洱茶行业反应过激,没有认真去研读方舟子的文章,草率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示要起诉,唉,智商低,只能说要真起诉,百分百输。

方舟子这种人混江湖这么多年,你真当别人白混了?文字上没有点功夫,他还怎么混?

所以,有关普洱茶能不能喝的问题,是跑偏话题的问题,是个伪命题。

不管方占不占理。普洱茶确实不宜多喝。在功夫茶的茶具与普洱茶融合之前,普洱茶在云南当地只是被称为大叶茶。10元左右一公斤就极好了。是功夫茶具让普洱茶获得新生。

如果没有茶具,普洱茶用大杯泡着喝,则必须等到水温适口方可饮用,这个时候,茶水已经非常苦了,根本不好喝,这也就是普洱茶在2000年以前火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其次,普洱茶为什么能边贡到西藏、内蒙古这些地方。因为这些地方的饮食油腻较大,普洱茶有一定的解腻化油功能。然而对于现代城市注重 养生 的人们,平常吃油腻食物已经很少,甚至很多人长期吃素。这类人再喝普洱茶的话,极其容易脾胃虚寒。这也就是做普洱茶生意的老板没有几个脸色红润的原因。

再者,喝普洱茶如果在空腹的情况下,很多人发生心慌心悸等症状,甚至还出现心脏偷停。十分可怕。

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讲,普洱茶对于某些生活饮食习惯的人群来讲是不适宜的,甚至有毒性的。

我个人观点。第一我不是科学家,第二我也不喝普洱,第三我也不清楚到底普洱是不是致癌。

香烟可以致癌,我相信每一个人都知道,但是全世界还有多少烟民?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敢吸烟?这是经过科学实验证明的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还有人说吃咸菜里面有亚硝酸盐。亚硝酸盐致癌,请问你们咸菜吃不?我是很喜欢的。

最近我还看到吃鱼腥草是致癌的,我还第一次知道这个,我相信吃鱼腥草的人很多,我也挺喜欢吃鱼腥草的。我也喜欢吃鱼腥草。

槟榔致癌这个也是有结论的,但是请问一下,台湾,湖南人让他们不吃,可能吗?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我想这世界上我们吃的东西很多都是致癌的,但是不要忘了人体它有一个自我排泄功能,有人吃砒霜也没死掉,因为是少量的,还有报道吃砒霜上瘾的,每天不吃还受不了。

所以当你吸进去的有毒的物质,它能够被你身体排出来,这个平衡没有打破,我觉得没任何问题。但是如果吸进去的有毒物质在你身体里面堆积,那倒就是个大问题。

平衡阴阳平衡,这可是咱们老祖宗的观念。可不是西方医学观念,也不是科学观念。
方舟子其实就是美国佬养的畜生!!!(诋毁普洱茶,推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cafe!!!毁灭中华民族的千古瑰宝中华中医!推广西方国家的西医!!!方舟子的明显意图,现在人人皆知!!!)方舟子是华夏民族的败类,其心可诛!!!

普洱,生普是粗制绿茶,茶质原本就是低端茶,苦涩重,香气弱,适合做红茶。

熟普,渥堆即霉变发酵法,黑曲霉为主,深度腐熟后一一在差一点就是农家绿肥了一一压饼烘干或者散茶烘干,严格来说,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茶叶了。此种工艺被普洱人自欺欺人的蒙上“国家二级机密”的噱头,茶马古道风吹雨淋的商业速成法,吹上天也不敢让人参观发酵过程,白毛黑毛的几顿几十吨湿乎乎的粗老茶叶。编故事吧,请砖家,流氓会武术,三人成虎了。买几百几千普洱的都是人傻钱多的二货。普洱,经济时代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完美案例。

最后,肘子所说黄曲霉素是错的,黄曲霉毒素B1,高致癌,而国内常年喝熟普的没有几千万,也有几百万,若黄曲霉毒素超标,这几百万人应高发肝癌。近半年,我天天喝这种琥珀或酒红的树叶水。

熟普,做为腐熟树叶,能喝,基本无益无害。生普,富含茶多酚,少喝为妙。
真相是辩出来的,虽然有时对很多人来说很难接受,敢于面对才敢于说不,当然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反正我是不喝的。
拿储存不好的茶叶做论据,方舟子的目的性太强了。粮食(包括大米)储存不好,同样会产生黄曲霉素。你不吃粮食吗?我们应该要规范茶叶行业,规范储存,而不是广泛的打击整个行业。所以,方舟子说黄曲霉素致癌没错,说普洱茶致癌就是大错特错。因果没搞清楚(或者故意混淆)就这样子下定论,这是有科学素养的表现?方舟子就是个科学骗子,以科学之名,行伪科学之事

可以喝,没问题,但需要注意几点!

1.买茶的时候,需要仔细的看茶饼,闻茶饼,是否有发霉的现象。

2.买正规厂家的普洱茶。

3.可以与商家沟通在哪里藏茶的,做个大体的判断。

4.所谓的致癌,是黄曲霉毒素致癌,所有发霉的食物都有黄曲霉毒素,普洱茶只要存放得当,是不会出现发霉的现象,所以试喝茶的时候,如果不舒服,或者有发霉,就不要买了。

5.普洱茶,尤其是普洱熟茶,请不要贪便宜,几块钱,十几块一饼的就不要买了,就算不是发霉的,也是劣质茶。

泓蕴号茶业!
茶者是坦洋工夫红茶传承人,祖上几代研制红茶,先今作为茶行业从业者,希望与各位茶客探讨茶,品味茶。
——————————————————————————————————————————

对于普洱茶等紧压茶,想说爱你不容易
年未,有好事者总结出“2017年震惊茶界十大事件”,在网上广为流传。首当其冲的是台湾茶界教父何某卖给信众的百年老茶中,被验出DDT等十几种近代剧毒农药;其次是云南省茶叶协会明确指出:生茶不属于普洱茶,要求各级政府不再为老茶、山头茶、古树茶站台;接着是一饼号称二十多年的“绿雪芽”老白茶,裹着云南七子饼的包装,在北京天价开拍,遭到茶界和舆论界的痛批;还有,湖南黑茶“金花之父”深陷传销丑闻等等
紧压茶,你或许是朵黑玫瑰,或许一朵白牡丹,但我只能说,想说爱你不容易!

——————————————————————————————————————————

欢迎在评论中共同探讨茶、分享茶!

方玄昌的遇袭事件

2010年6月24日晚10时50分许, 《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下班回家,走到增光路附近时,两名男子突然操起钢棍从背后袭击他。方玄昌一再质问对方,但对方一声不吭就是往死里打。方玄昌拼命抵挡,并尝试夺下钢筋棍,最后将对方打跑。
就在自己准备拦出租车去医院时,对方又返回来继续殴打方玄昌后,迅速逃离。“俩人身高在1.6米左右,穿白色和浅灰色衬衫,一看就是练家子,要不是我有点武术功底,肯定被打死了。”方回忆说。
方玄昌随后入院,经抢救已无大碍。他说对方可能是因其所作的批评报道而报复他,也有可能是打人时认错人。不过,方玄昌介绍,入职《财经》杂志前,自己曾在其他媒体供职,也曾发表过批评报道,因此不知因哪篇报道而遭到报复。
方玄昌随后赶往医院治疗,并报警。经医生检查,方玄昌浑身共7处伤口,其中头部伤口深及见骨,未有生命危险,医生给他进行了清创和缝合手术。
疑有人报复
方玄昌表示,自己平时并未和人有过节,此事对方显然是早有预谋,但不清楚对方动机。“我之前做过一些批评报道,可能是有人不满进行报复,也有可能是行凶者认错了人。单位担心我的安危,劝我最近先别在家里住。”
方的朋友李微敖证实,方平时为人和善,未听说与谁结怨。
2010年6月25日,海淀区甘家口派出所民警介绍,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此案。 2010年08月30日下午,知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回应被打情况。方舟子透露,7月份曾遭恐吓,称要置其于死地。先于方舟子遭袭的方玄昌也被重新邀请做笔录,主要问题是关于他和方舟子共同参与过的打假事件。
称遇袭与打假有关
方舟子称对遇袭感到惊讶,此前也接到过恐吓电话、被人跟踪、受到上门恐吓,最近一次接到恐吓电话是在7月2日。方舟子说,他和任何人都没有私人恩怨,“可以100%肯定,就是因为揭露了这些造假,他们个人的利益被我触及到了,买凶来报复。至于具体是谁,先不好说。”但话锋一转,方舟子又称他遇袭事件与6月24日方玄昌被打一事有联系,他认为二人遇袭可能都与2004年揭露号称抗癌物的“天仙液”有关,“这个是涉及到经济利益”。
方舟子坦言,发微博是为了“引起大家的关注”,“如果不引起舆论的关注的话,可能会不了了之。”方舟子遇袭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包括司马南、方玄昌等人,“都是彼此之间互相关心安全问题的,出了什么事马上互相通风报信”。
后续调查
昨天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公布方是民(方舟子)、方玄昌被袭案的进展,并播放了嫌疑人肖传国接受审讯时的录像。录像中,肖传国说,他让人教训方舟子和方玄昌,“打得他鼻青脸肿就成”,并表示以自己的身份做出这种事确实影响很坏。
昨天下午5点,石景山公安分局的办案人员及市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警方先通报了案件的最新进展。据办案人员介绍,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均已到案,5名嫌疑人供述内容一致,证据链基本完整。
此外,警方还详细公布了方玄昌被打一案的详细经过。据警方调查,肖传国与戴建湘是远房亲戚关系。在一次家庭聚会时,肖传国与戴建湘说起方舟子与方玄昌给他带来的麻烦,二人随后开始计划报复行动,由戴建湘找“打手”,肖传国出钱。
2010年初,肖传国给戴建湘提供了方是民(方舟子)和方玄昌的照片和地址。6月24日晚,许立春、龙光兴二人尾随方玄昌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下车后跟着方玄昌走到僻静处,开始持铁管殴打对方,随后逃跑。
8月29日下午,许立春和龙光兴再次如法炮制。许立春尾随方舟子进了一家茶楼,盯住人后给正在附近上网的龙光兴打电话。龙光兴带着铁锤、铁管找到许立春,并在茶楼附近等候方舟子。方舟子从茶楼出来后,送走记者,在回家途中经过一处公交车站时,许立春拿出喷射防卫器喷方舟子的面部,龙光兴持铁管殴打方舟子。在追赶对方的时候,许立春将铁锤扔出打伤方舟子的腰部,随后二人逃跑。
5名嫌疑人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方玄昌被邀调查
30日午后,方玄昌也被请到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做了笔录。据其透露,警方主要询问了关于他和方舟子共同参与过的打假事件有哪些。30日下午4点,方舟子在鲁谷派出所补充回答一些问题,但出于破案的需要,警方嘱咐方舟子不宜对外透露笔录内容。方玄昌乐观地认为,如果能将两案合并侦破,将对找到真凶更为有利。石景山警方透露,正全力调查取证,争取早日破案。
袭击“二方”的有可能是同一伙人
据2个月前媒体资料,6月24日晚22时50分许,《财经
》杂志环境科技编辑方玄昌下班后,在北京市海淀区增光路住所附近遭到两位歹徒的袭击。当时,那两名男子持钢棍猛击方玄昌,其被钢棍多次击中,头部伤口深可见骨,背部有多处淤青。该案至今未破。
《新世纪周刊》科学记者李虎军写道,“方玄昌此前担任过《中国新闻周刊》科技部主任和《科学新闻》杂志执行总编辑,与方舟子交往颇多,并撰写和编发过多篇打假报道。”
袭击“二方”的凶手是否是同一伙人,方玄昌表示,“有这个可能性,但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方舟子的遇袭应该和更早时候的情况有关,现在只能把可疑对象罗列出来,做一个排除法。”同时方玄昌认为此事对方舟子的工作不会产生太大的麻烦,而他的学术打假阵地“新语丝”应该也会继续写下去。 前晚10点40分左右,《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在回家途中遭袭,两名陌生男子手持钢筋条将其打伤,头部伤口深至颅骨,随后两名男子逃走 。
凤凰网就此连线在家养伤的方玄昌。根据方玄昌的判断,这两名凶犯都是职业杀手,行凶经验丰富。方玄昌称因工作原因揭露过不少行业黑幕,得罪过不少人。
赌徒疑似职业杀手
凤凰网:您能描述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方玄昌:事情发生在前天晚上,我从101路公交车下车后。我甩开歹徒去医院,大概路上最多也就是5分钟。出租车司机替我报的警,也就5分钟的样子,警察就到了。
警察第一时间他们去医院看我的伤势。后来,进行了清创和缝合之后,在挂吊瓶时警察帮我做了笔录,这个时候已是晚上深夜12点多钟。
凤凰网:您还记得两个歹徒的样子吗?
方玄昌:应该这样说,他们两个人长得比较敦实,个子比较矮小的那种。警方有一个人判断,这就是典型的职业杀手,因为他们长的不起眼。在行凶的过程中,他们不说话,没有透露出任何口音,我不停的追问他们,但他们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声不吭,而且面无表情。
凤凰网:你认为袭击者是职业杀手?
方玄昌:对,后来我周围的朋友跟我说,他们是明显的置我于死地,在这种情况下错杀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而且离我家这么近,这种巧合不那么容易出现。
他们明显是有很好的预先策划,事发地刚好没有摄像头。其实,旁边有很多人围观,这两个职业杀手,根本不会把周围的人当一回事。
这两个歹徒的经验非常好,他们跟我正面朝向的时候,不敢受一点点伤。他们一直与我保持一定距离,可能也怕我伤到他们,留下一点点痕迹,他们就不好跑。
曾多次揭露行业黑幕
凤凰网:您觉得这起事件的原因与你从事的工作有关吗?
方玄昌:到目前为止,我实在想不起来我个人在什么地方得罪人,跟我有个人恩怨的人,应该不可能下黑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以前的报道得罪人,就是因为工作得罪了人,第二种就是错杀,他们认错人了,错误地追杀了我。其实,我在第一时间,我更倾向于认为是后者。但是,现在觉得错杀的可能性不大。
凤凰网:在工作中做过哪些比较棘手的报道?
方玄昌:此前我在《中国新闻周刊》和在《科学新闻》的时候,做了一些报道,可能会直接伤害到一些人的利益。我揭露的一些人,他们的利益可能会直接受损,这些人出来雇凶杀人的这种可能性会相对大一些。
凤凰网:您能回忆一下具体做过哪些报道吗?
方玄昌:我在2004年年底,做出一个报道,是有关于一个抗癌医生的。后来,还有在2007年和2009年两次报道,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刘太医”,但是他现在是在保外就医的状态,但他的拥护者很多。其中有一些人,可能有一些极端吧,但是,我觉得要置我于死地,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后来,我离开《新闻周刊》之前,最后发的一次报道,揭露的是武汉的一个医生。中间我可能还得罪过一些民间科学家,我觉得这不至于到行凶的份上。可能还会有其他报道,但我没有认真去梳理过。
凤凰网:最近做过什么比较棘手的报道吗?
方玄昌:有的,像我对转基因这个问题的看法,跟一些组织的看法是相反的,在网络上可以看到他们对我的一些批判,我觉得他们应该还不是到跟我不共戴天的份上。
到目前为止,我不可能做任何直观的判断,这种判断没有太多的意义,我们在获得有效的证据之前,这些信息的意义都不是特别大。
相信警方会处理好案件
凤凰网:警察透露过什么时候结案吗?
方玄昌:现在他们不会给我这个答案的,当天晚上他们告诉我是刑警会介入,但是后来第二天的时候,我没有问他们。
司法鉴定现在也还没定下来,因为要等我拆线之后,再去做司法鉴定。现在警方的重视可能还是会取得效果的,我相信他们还是能够做好这件事的。
凤凰网:多保重身体。
方玄昌:好的,谢谢。 9月21日晚间消息,北京警方今日晚间宣布方舟子遇袭案告破,同时《财经》编辑方玄昌遇袭案也一并侦破,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均是肖传国。方玄昌就此在新浪微博中感谢各方的帮助,并表示想和方舟子抱头痛哭一场。随着今晚17时肖传国被警方控制,方玄昌、方舟子先后遇袭案宣布告破。北京市公安局共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并起获羊角锤、钢管等作案工具 。
方玄昌随后在其新浪微博上对这一消息作出回应,称“确定了凶犯,初闻涕泪满衣裳”。方玄昌同时向北京警方、媒体同行、关心此事的公众表示真诚的感谢,方说没有大家的推动,未必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元凶。
谈及同为受害者的方舟子,方玄昌形容他们之间多年的友谊从来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此时,我真的想和他相互拥抱,痛哭一场。他和我都不容易。他尤其不容易”。
据了解,6月24日晚10时50分许,《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下班回家,走到海淀区某路附近时,两名男子突然操起钢棍从背后袭击他,方玄昌试图夺掉钢棍,最后被对方打伤头部背部,留下7处伤口。其中,头部伤口深可见骨,两名袭击者四五分钟后逃离。
8月29日傍晚,被誉为“打假斗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在北京住所附近遭遇袭击,一人向其面部喷不明液体,另一人持铁锤砸伤他的腰部,导致其腰部破皮出血,受了轻伤。
2010年10月10日,上午9点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方玄昌到庭参加审理。下午4点半左右,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5名被告人被指控的‘寻衅滋事罪’全部认定,肖传国和戴建湘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拘役4个月,龙光兴拘役3个月,康拥军拘役一个半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